沐雨橙风

腐女,aph厨,三国厨,火影厨,全职厨

【全职|粮食向】林敬言中心(上)

林敬言站在霸图的宿舍里,看着这个和张佳乐住了两年的房间,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酸楚。接下来去哪?
电话铃突然响起,他接起电话,是冯主席。
“喂,冯主席。”
“去联盟总部管理层吗?”
“哦,我再想想吧……我想先回家看看……嗯,回见。”
挂掉电话,林敬言惆怅地环顾四周,给张佳乐养的不知什么品种的花浇了一次水,最终还是拉着行李箱走了。
退役这个想法,并不是因为再度失败才提出的,自己的状态下滑了很多,外界和自己,都很明白。
其实还有一个原因,林敬言想,该让年轻人上场啦。
有一天晚上,林敬言回训练室拿账号卡,看到隔壁青训营训练室的灯还亮着,推门进去,是一个他不认识的新人,正进行最基本的操作训练,精准度很高,不过显然他要追求完美。
林敬言默默地看着他,少年青涩的脸在屏幕的光的映射下显得认真又倔强,他看着少年表现出的旺盛精力,心里泛起羡慕的情绪,又默默拉上门离开了。
年轻就是好啊,他们还有充沛的精力,还有无限的希望,未来都是他们的。
林敬言觉得自己对年轻人总是抱有一种很奇妙的好感,尤其是那些很有潜力的年轻人。
他还记得方锐刚出道的时候,他觉得方锐的能力很强,所以就提拔他成为正式队员,可却忽略了一件事——猥琐流和当时的呼啸不匹配,方锐和团队配合脱节了!无数媒体嘲讽、质疑方锐和他的打法,言辞激烈得连同队的人都看不下去了,方锐却像没事人似的,每天吃饭睡觉训练照旧,可是林敬言却从他眼里看到了失落、伤心和……委屈。猥琐流打法很实用,林敬言明白。
终于有一天方锐忍不了了,“老林啊,我……是不是该改改啊?”林敬言看着他整个挤在一起的脸蛋,忽然热血上涌,做出了一个职业生涯中最最最重要的决定:“不用改。我陪你一起用猥琐。”作为队长,他向来是理智为先,这种少年般“说走就走”的气概有多少年不曾有过了?可是他还是选择了赌一把。林敬言发誓,他从没看见过一个人脸上能同时有这么多情绪——不解,喜悦,疑惑,感动……方锐真了不起。他竟然想的是这个。
于是那一年,“犯罪组合”横空出世,把全联盟恶心了一遍。
火车到站,林敬言下车,上一次回家,还是职业选手呢,现在一下子变成无业游民了。林敬言推推眼睛,笑了笑。
他先是在楼下买了一份报纸,翻到体育专栏,头版头条立刻吸引了他的目光——“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将于七月底在苏黎世举办,国家队成员已齐聚北京!”
他愣了愣,内心有点复杂,赶紧掏出手机,果然,职业群全都在刷这事。
飞刀剑:
都有哪些大神选入国家队了?各个战队都说一下啊!我们微草是选的队长。
流云:
我们队是队长和黄少!小别前辈pkpkpk!
鸾辂音尘:
我们队长也入选了哦~顺便,小卢你真是和黄少越来越像了;-)
……
林敬言翻了翻记录,心里对国家队名单有了个数,不过令他意外的是,韩文清竟然不在其中。
于是他拨通了电话:“喂,韩队,国家队的事你听说了吧?”
“我知道,霸图是新杰和张佳乐。”对面回答。
“哦,那你那边……”
“我拒绝了,”韩文清顿了顿,“我想把精力集中在霸图上。”
“这样啊……”还真是个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,“那韩队你忙吧,我先挂了。”
“等等。你后悔吗,老林?”这个问题指什么,两人心知肚明。
“啊?我啊……虽说这事就出在我退役之后不久,不过以我的水准,就算还在役,也入选不了啊,哈哈。”
“但你至少可以作为职业选手去面对。”
林敬言不说话。
韩文清接着说:“既然你选了你认为对的那条路,我和霸图,都尊重你的选择。”
“嗯,我知道。”
“我这边还有点事,下次再聊。再见。”
“再见。”
林敬言又坐了一会儿,叫了个车就回家了。爸妈是知道他退役了的,见他回家了,林母问:“敬言啊,你退役了之后打算干什么呀?”
“听你们俩安排吧。”林敬言笑笑,他知道父母早就开始替他谋划出路了,“我有点儿累,回屋休息了。”
进到卧室,林敬言把箱子一推,啥也没收拾,直挺挺地倒在床上,摘下眼镜随便一放,直直的望着天花板。
他明白韩文清最后说的那段话什么意思,如果没有退役,他还是可以作为职业选手,在场下和他们关注他们,或者像韩队那样专注于战队,可现在呢?一旦退役了,就好像有什么无形的膜,隔住了他和职业选手,和荣耀。
“敬言啊,你怎么也不收拾收拾……哎,明天有空吗?”林母推门进来问。
“啊,有空。”
“那行,明天上午我给你约了你王叔叔家的女儿,你去见见。你也老大不小的了,该考虑考虑终身大事了……”
“好,我明天去见。”
“还有啊,你爸给你找的工作,下周一去面试——你放心,其实都定好了,就走走过场。坐坐办公室,管管账本就行,你上学应该学过,有双休……”
“好好好,我记住了,下周一。”
“嗯,你休息吧,等会儿做好饭我叫你。”
“嗯。”
该放下的,要学会放下。
不论曾经有多少喜乐忧愁,多么热血拼搏,多么失意迷茫,既然退役了,就应该好好跟过去说个再见,然后回归平凡。
就这么过吧,林敬言想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