惟古于词必己出

耀爷和叶不修最高❤

论《天地难容》与长城组和丝路组的兼容性

红尘万里风云剧变赴苍龙,

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——长城组

诞生于无数次的交锋对决中的爱,彼时的王耀尚年

少,自周至秦至汉,他的性格里还带着质朴与粗犷,

而阿提拉(私设匈奴)则是天生的草原上的雄鹰,骄傲

热烈。一切恰逢年少。

看尽桑田沧海当时的离别太匆匆,

天地浩大只问何日再相逢——丝路组

风沙肆虐,黄沙弥漫,驼铃悠悠,彼此渐行渐远。

每一次的见面都值得珍惜,因为谁也不知道下次能否

如约而至。隔着广阔的亚欧大陆,我只问,何日再相

逢?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