惟古于词必己出

耀爷和叶不修最高❤

清明游

※古罗马私设:凯撒·瓦尔加斯
※赶一趟清明假期的末班车
※ooc属于我,爱情属于丝路组

王耀醒得挺早的,这是他在最近几十年里养成的习惯,说实话优渥的生活过惯了,要改还是不容易的,不过惨淡经营总需要人做出点牺牲。

但是此刻王耀的大脑非常混乱。

这个罗马人怎么从天上掉下来的?

从天上回来的还睡得这么光明正大?

王耀沉默片刻,又恢复了冷静,他看看四周,熟悉而又陌生的宫室,不远处的香炉还上还升着袅袅熏烟,大秦平稳的呼吸声还有他的一头乌黑长发提醒着他:这里不是21世纪。

王耀的脸上现出一丝微笑,玩心大起,想着反正没有约束便可以放肆一会儿了,他向大秦探身过去,揪住那根晃来晃去的呆毛向上拽来拽去,罗马这才悠悠转醒,一把抱过王耀,慵懒富有磁性的嗓音在他的耳畔响起:“今天怎么醒这么早啊,我的塞里斯”

王耀当然不介意在美好的清晨与前男友来一场舒适的爱。

一番云雨过后,凯撒才算真正睡醒了,他靠在床头,一手揽着王耀,王耀就任凭他揽,头枕在他的臂膀上,餍足地眯着眼睛。

凯撒倒是有些奇怪:“耀,你今天怎么不急着去上朝?”

过去,王耀是不喜欢在早上做的,饶是他喜欢赖床也总是记得要按时上朝、处理政务的,基本每次都是王耀推开上前亲近的罗马帝国然后快速换上一身朝服。等王耀回宫后,凯撒经常已经离开动身回国了。他们每次见面的时间都不长,彼此又有一大堆事务要忙,虽然希望能多和对方待一会儿,可身上的责任又促使他们放下这些儿女情长。

王耀睁开眼,直勾勾地盯着凯撒,忽而撑起身子在他唇边落上一吻,低声道:“当然是想多陪陪我的美人啊,唉,美色误国呦。”

语罢,王耀起身穿戴好了衣物,在宫女声声催唤之下终于走出了宫门。

凯撒这才缓过神来,舔了舔嘴唇,心想,撩拨完就跑,小耀真是越来越皮了。

凯撒慢悠悠地开始穿衣服,还没来得及细想爱人今天怎么这么怪,便看着王耀又从外面走了进来,在凯撒讶异的目光之下,王耀淡定自若:“看什么?我让小宫女去跟皇上替我告了个假,你今天也别走了,陪我玩一天。”

凯撒是谁啊,刀山火海什么没见过,心中电光火石一闪而过,竟然就接受了王耀的邀请,乐呵呵地换好了衣服随王耀出门。

他们穿过几处宫殿,走过曲曲折折的回廊,来到一处偏僻的角门,王耀推开了吱呀作响的门,又领着凯撒走了一段路,竟来到了宫外。那里有两匹王耀叫人备下的骏马正安然侯着,王耀让凯撒先挑,最终二人并肩去了郊外。

春日的阳光不温不火地照着这片大地,柳枝抽了嫩芽,柔软安静地随风飘着,四周的花倒是各色各样的都开了,看着赏心悦目。

他们就这样走了一段,谁也没说话,王耀也不知在想什么。凯撒从来不是安静的性子,突然骑到前头,回头朝王耀喊:“嘿,耀,我们比赛吧,就比——谁先跑到那边山坡上的桃树那儿就算谁赢,怎样?”

王耀闻言应道:“行啊,比就比。”

“那我数数了啊。一、二……”凯撒突然就加了速度,“三!”

凯撒纵马扬鞭飞驰而去,王耀绷不住笑了出声,也赶紧策马而追。

他们这样一前一后地追着,凯撒不时地调笑着王耀,王耀亦笑着还击。头天晚上下过小雨,土地还是湿的,路上有不少水坑还储着水,二人倒也不避,马蹄踏过溅起的水花浇到了路旁的野花上。

一瞬间,什么使命责任都比不过与心悦之人纵马放歌。

最后还是王耀先到。王耀下了马,斜靠在树干上,双手抱胸,笑着说:“还和我玩这些勾勾绕绕呀,瓦尔加斯先生?”凯撒也不介意,大手一挥便席地而坐,爽快地说:“你别气啊,不还是你赢了吗?”

王耀也坐在草地上,说:“是啊,我赢了。那你可得输给我点什么啊?”

“那我——把我一腔爱情赔给你,怎样?”凯撒想了想,忽然就换成了拉丁语。

王耀皱眉:“凯撒,别开玩笑了,我们之间……”

“何必管那么多呢?只是说不说出来的问题罢了。”凯撒打断他。

有些东西放心里就好了,不能说啊。王耀默默想着。

气氛陷入了沉默,王耀仰头看看树上灿烂热烈的桃花,终是放软了心思,他柔声道:“你选的地方不错,前几年我曾在这里埋下过两坛桃花酿吧。现在应该已经足够醇香了吧?我们挖出来喝了它,如何?”

王耀束起的长发散了一绺,随风飘着,瓣瓣桃花轻轻落下,他笑意吟吟地看着凯撒,眼中化尽了无限春光。

凯撒亦笑道: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“大哥,大哥?”耳畔是王京的声音。

王耀揉揉眼醒了过来,脸色阴沉地看着王京:“下次再敢在我喝酒的时候叫醒我,小心我把你丢给小粤炖了。”说着,起身就往回走。

“嗯?小粤不吃北京人吧?”王京一愣,顿时感觉自己很委屈,这清明时节他被大哥拉到王陕家的一个小山坡上上坟不说,他就离开了一会儿的功夫大哥就睡着了,好心把他叫醒又遭到人身威胁。这年头,首都不好当啊!

桃树下,一块看不出字迹的木牌立在土里,承载着一段回不去的少年欢喜。



评论(4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