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雨橙风

本命耀君、叶不修,公瑾最高❤

长流细水,下有江河——说说霸图正副队长

就算不站cp也是很——感人的正副队组合啊!

杂货库:

刚开始看小说的时候,我其实对韩队兴趣不大。


毕竟,因为被作者光明正大贴了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标签,老韩真的很容易被读者当成一个套路化的传统硬汉角色。


一开始,我也是那么想的,尤其他身边还有个看上去套路叠套路的搭档,张副。


武力配智力,硬汉配书生,再来段“塞上牛羊空许约”的萧大王式铁汉柔情,一切完美。


然后我就等啊等……看过夜雨声烦替索克萨尔挡子弹血花飞溅,看过王不留行舍身铺路隐忍牺牲,看过大孙乐乐百花醉客,甚至吐着血看过了叶不修“罚你出场”强撩张副,老韩这铁汉也没给我来段柔情。


所以扫完第一遍书,我的内心是崩溃的,我是要给老韩负分差评的。因为他不光从来不懂学黄少天,辜负我的期望整本书都没替张副挡个枪,他还怼了人家。


没错怼了人家!作者为了证明老韩钱包脸怒了的时候六亲不认,才二百四十二章的时候就让他怼了两下自己副队。


“这什么乱七八糟的?你们就输给这样的对手?”


“即使是这样,你们输得也太难看了吧?”


——纵观整个荣耀,对自己搭档多年的副队长这么说话的队长,韩文清还真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。加上从头到尾,霸图正副队长的交谈、互动都是极度正大光明、极度枯燥无味,毫无狗血甚至毫无波澜可言,就连漠石十年搭档的经典煽情桥段,作者都不忘提醒一下其中的设计成分。一路看下来我简直万念俱灰,觉得霸图的汉子你们宁折不弯何不上天,韩队你和张副队这亲密指数,别说PK蓝雨的剑与诅咒组,简直是要继旧嘉世之后第二个退出正副队联盟的节奏……


不过,就是在那个时候,我回想他俩看上去如此经典的CP关系怎么有个如此坑爹的剧情走向的时候,突然发现……好像韩队的人设,和我默认的那个套路,不太一样。


这个问题,还要从作者描写韩队谈吐的方式说起,我稍微整理了一下书中的原文,举例如下:


首先最高频的就是“冷冷地”:


【韩文清回头冷冷望向老板,就说了两个字:“出去。”】


【“上一队?还嫌不够丢人吗?”韩文清如此冷冷说道。】


【“你是在和我说话?”韩文清冷冷地道。】’


【司仪……看看左边的,看看右边的,忽然就瞥到韩文清正在冷冷地注视着自己。】


然后是“淡淡地”:


【“决赛见。”韩文清淡淡地道。】


【“这样他得到了什么?”张新杰有些不解。“时间。”韩文清淡淡地道。】


【队长韩文清又是淡淡的一句:“明年我们再来”】


再然后是“冷笑”:


【“你是说叶秋?”韩文清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突然冷笑了一下。】


【“还想再拿个冠军?”叶修笑,“今年没戏。”“哼。”韩文清冷笑。】


 


还有其他若干“冰冻一样的目光”“冷冰冰的”之类描述略过不提,总而言之,那个冷冷淡淡、淡淡冷冷淡淡的风格,着实有点出乎我的预料。毕竟,韩队作为一个硬汉,还是个热血硬汉,还是个被作者形容为看到不对的张口就骂的热血硬汉,着实不应该如此人形自走电冰箱,也难怪作者定义他的时候用了冷硬一词。


于是我认真思考了一下,如果要我概括一下韩文清的性格的特点,我会怎么形容。


首先,顽固直接,这四字原文太过精当,无可挑剔;再次,剽悍刚烈,这也毫无疑问;之后……我突然觉得,韩队其实是个性格相当内敛的人,全本小说,任何时候任何事,喜也好、悲也好、怒也好,被叶修挑衅、被孙翔挑战、险胜的时候、惜败的时候,他从来没有情绪失控过。就连番外,大漠孤烟一挑二击败百花,队员们疯狂冲过去的时候,看到他,也马上改换颜色、不过有礼貌、有节制地彼此表达祝贺而已。这般的自制力,这般的待人接物风格,要说他暴躁,实在是有点冤枉了韩文清。


 


在霸图,张新杰也是如此,任何时候从未失控过。只不过,张副天性如此,极度理智的性格,静水流深古井不波,而韩文清可不是这种人。


其实时至今日,我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老韩的内在和外在会有如此之大的反差,但是我终于弄懂了霸图正副队长互动枯燥乏味的理由,一个内敛克制的人碰到另一个内敛克制的人,能狗血才怪。


 


但是,如果把视角转到张新杰这边……二刷全书,我是有些惊讶。因为,一旦把那些散落在一千六百章中间的零碎细节,如线串珠般一一缀起,前后呼应、连贯品读,你会发现,张副这人着实有种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的风范(全错)。


顺便说乐乐是莫怨东风当自嗟(你滚)。


首先张副的实力毋庸置疑,张副的自信更是千锤百炼,他的技术、手速、头脑、大局观、战术素养和处变不惊的性格,无一不是联盟翘楚,甚至在叶修面前,还能说一句“他一出道就是这人的葬送者”。面对叶不羞,张新杰向来是他浪任他浪清风拂山岗,不动不乱,正面杠上,更别提还有场外呼啸千金来买、他心如铁石的桥段加成。


然后……张副的性格,首先张副双商都蛮高,除了作者拿梗开玩笑的时候,读者也不觉得他强迫症,但是,正因为他人设属于正常范围,才更能察觉这人和实力成正比的严肃枯燥。譬如霸图和兴欣的生死战,韩文清最后一刻惜败给叶修,下场之后霸图正副队长碰头,“说到最后那个让韩文清饮恨败北的圆旋波动剑时,两个人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”,这般人设,实在是让我辈如何狗血得下去啊!


至于守护治疗给治疗挡枪什么的,在作者一句“方才是无视被围困的韩文清,这一次,又到了对受到威胁的张新杰视而不见了。霸图的两大核心,在场上就这样被随便忽视着……”,我简直是肖时钦式泪流满面。


而且,不光是霸图这队的作风太过同人公敌,张副自己也是十分霸气十分没有适当刷刷狗血的自觉。霸图vs兴欣那场的经典镜头“在炮火中穿梭翻滚,弄脏了洁白的牧师袍”换来的“防守仅靠张新杰一个人就能支撑到如此地步”,到了后来兴欣vs轮回,针对安文逸为乔一帆挡枪的经典点评“治疗不就是该守护全队的么”。


我二次泪流满面,的确吧,必要的时候,治疗的给控场的挡枪也是没办法,于是我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国家队的画面……太美不能看。


 


不过,虽然有关张副的情节,你单独拿出来哪一段都是足以让人拿头撞墙的不狗血不煽情。但是……他的所有情节,组织在一起的时候,却是十分的意味深长,引人遐想,或者说,安静地狗血煽情着。


譬如,大家都知道,韩队这个人在众大神里比较特殊,因为他一出场就已经因年龄原因处于下滑期,其实我们都没真正看过大漠孤烟巅峰时的样子。全书一开头的第八赛季,韩文清独自一人,固执地抗拒岁月,然后固执地失败,这个场景被张新杰目睹,而且作者告诉我们“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”。


然后,这么一个微妙的场景当众,两位当事人的反应是“张新杰真的是连一点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。更何况,韩文清这样的人也不需要任何安慰。”。


这句话要分成两面看,于老韩,他自然是不用安慰,他甚至不在乎被张新杰看到自己的失败,在看着自己的副队的时候,作者说韩队“状态是下滑了,目光的凌厉却丝毫不见褪色”,毫不在意的心态可见一斑。


于张副,四岁的年龄差距,如日中天的竞技状态,极度理性的性格,他真的是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——哪怕他想说。


通篇下来,霸图正副队长的互动其实一直就是这么第一眼枯燥,第二眼微妙着。这种波澜不惊的搭档关系,容易被客气地形容为“细水长流”而潜台词是没滋没味,而霸图“天有二日”,无论什么场合都正副队长各有发言权的状态,甚至隐约给这两个人的关系涂上了一层难以言明的竞争色彩。但最后让我料想不到的,是张新杰这个人……看起来的长流细水没滋没味,其下却是江河奔腾般汹涌的能量。


我们要看看张副做过什么,或者,直说便是,看看他面对顽固地对抗岁月的队长,虽然“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”,却为此赔上多少心血,去为他做过什么。


首先,各大战队在网游里诸事纠纷,霸图永远是张新杰先出头,绝不牵扯韩文清的精力。特别是“勤奋的早出晚归上班一样的大肆出力”地刷材料,到了“如此职业圈的风气,愿意这样做贡献的选手真没多少”的地步,而叶修第一反应便是“老韩要换装备了?”,可见在霸图,有事副队服其劳,的确是心照不宣的规矩。


其次,场上配合。


大漠孤烟的打法是不讨巧的,只知向前、不懂后退,绝对的不惜身命,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,韩队的体力和状态,已经不再足以支撑反复高水平的爆发和那种勇猛直接的打法,在看到黄少天的流木网游中打出的一套操作,作者也非常明白地写出“这个操作,如果是巅峰期的他也没有任何问题。但是现在的他,却已经没有十足的把握”。


这个问题,叶修是看出来的,他曾劝告过韩文清:“我知道你任何时候都喜欢全力以赴,不过,是时候该慢下来了。”


而对此,韩队的答复是“不好意思,我只知道往前,不懂得如何慢下来。”


是他真的不懂吗?其实他懂,他在改变,只是风格使然、天性使然,他改变得太过艰难。而我对韩队这人,真是典型的又爱又恨,爱他的顽固恨他的顽固。但不论如何我都知道,老韩这样迟早是要吃亏的。


记得第八赛季全明星赛,大漠孤烟和夜雨声烦正面杠上,黄少天拿准对手强弩之末的刹那间发动攻势,却被石不转陡然出手的的神圣之火烧个正着。而此后,一样精巧的手段,一样绝妙的时机,张新杰对付过叶修,对付过唐柔,对付过每个和大漠孤烟纠缠过、有能力威胁到他的近战角色。


在书中,作者写到,张新杰是很在乎叶修和苏沐橙这对“最佳搭档”的。然而作者也说,他和韩文清的配合其实也不错,但是受限于职业,受限于治疗天生要照顾全队的特性,他们并不是能竞争最佳搭档的那种组合。而作者同时也告诉我们,其实张新杰并不算太适应韩文清那种猛冲猛打的作风。


彼此并不适合,但仍旧配合得默契,配合得默契,却也并非最佳搭档的竞争者,在这种让人头晕脑胀的矛盾表述中,在张新杰点火烧了叶修的君莫笑的那一次,作者却又说:


【张新杰,石不转。】


【韩文清最忠实最可靠的伙伴,其实一直就在他的身后。】


其实,一直就在他的身后。为什么要有“其实”两个字,是因为他们看起来很远吗?是因为他们不适合?因为……张新杰那份即使不适合还要拼的心,还是因为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缄默?


霸图正副队长之间,那种错综复杂的矛盾关系,其张力大概就在这一句当中实现了爆发。


张新杰是一直很注意的,他在小心保护着韩文清和他的大漠孤烟,十分细致,十分体贴入微,以自己能够做到的,最好的方式。就像第十赛季的全明星上,叶修从一对四的局面里抢下大漠孤烟的血线,说的那句“我去你就不能悠着点你当我是张新杰吗”。


真是一句话道破天机,在荣耀的世界里,谁不想守着自己的骄傲十年不改,谁不想凭着一腔热血一往无前,但是现实多数时候是冷酷的,唐昊孙翔这般出色的青年一代都曾碰的头破血流,而老韩这个幸运之极的家伙,却在他像唐昊孙翔一样青春年少的时候,就碰到了一个后来和他相伴光阴、即使再不适应,都愿意时时用心护着他往前冲的人。


有时候我觉得,真的没有人能和韩队比幸运,别的人,有一个愿意给联盟顶薪、愿意自己失面子给你撑场面、愿意随时大把花钱买人但是只要你说句不喜欢,再好的选手也能放弃的老板么?别的人,有一群全联盟最文艺、愿意为你奉上全心热爱,即使是输也就是要看你那样比赛的队迷么?别的人,有……张新杰这样的副队么。


大多数人是没有那么幸运的,而倒霉如某些人,不光捡不到张副这样的天使,还要被命运硬塞一个刘皓过来。


 


在连载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,兴欣vs霸图,叶修舍命一击,张新杰退场,作者很冰冷地写了一句:


【比赛31分58秒,霸图战队失去张新杰,失去治疗。】


我想,这句话,大概是整本小说里最让我心碎的句子。在这种生死关头,韩文清和张新杰的配合,依旧是默契的,韩队看到叶修的换位,便打字“治疗”,张副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他马上就是一个瞬发的治愈术,给自己。


然而,一切还是来不及。韩文清明明只是打字,作者却用了“急吼”来形容他此时此刻的情态。钱包脸的韩队、似乎颇具黑道大哥风范的韩队,在整个小说里,用吼来说话的,其实也就只有这么一次而已。


叶修吼过很多次,黄少天吼过很多次,不过韩文清还真是只有这么一次,不是战场上激扬热血,不是时光磨洗下动情不甘,只是为了这一次生死关头的陡然回眸。


是为了,他心里清楚知道的,张新杰有多重要。


此时此刻,韩队终于遂了我等的心意,想起来世界上还有“保护治疗”这种狗血可洒,我却只恨命运薄情,让他真情流露、却终于无力回天。


于是细水长流,终成江河汹涌,而我合上书,第一次意识到了,我其实是多么喜欢他们两位。


(完)

评论

热度(2647)